割包皮

顯微包皮環切手術(割包皮)

包皮環切手術的方法:

包皮手術的方法有許多種,包括雷射割包皮手術或自動縫合器(包皮槍),各有優缺點。以術後傷口美觀或包皮長短拿揑精確而言,如果手術精細,手工的包皮環狀切除手術仍佔有優勢。

傳統包皮環切手術:

使用傳統的局部麻醉方法,手術時在龜頭冠狀溝下方選擇適當位置將包皮切出二道平行的環狀傷口,以手術刀協助,將二道傷口之間過長欲切除的包皮與皮下組織割離(cut),切除包皮後使用電燒止血,最後以可吸收線縫合傷口。傳統包皮環切手術未特別強調精細手術,包皮切痕如太深,易傷害到其下的組織、血管及背神經叢,術後容易產生傷口瘀血腫脹、癒合不良、陰莖麻木感等併發症。

顯微包皮環切手術:

源於傳統包皮環切手術並加以改良,應用顯微手術技巧進行手術。採平躺姿勢,於陰莖深部及周圍使用創新的局部麻醉(參考文獻1,2)。手術時在龜頭冠狀溝下方選擇適當位置將包皮切出二道淺淺薄薄且平行的環狀傷口(圖1A,1B),不傷及其下的組織及血管,近冠狀溝端傷口以細蚊鉗夾住並剝離(peel)欲移除的包皮(圖1C),必要時再以手術刀協助,將二道傷口之間過長欲切除的包皮與皮下組織分離,僅移除一層淺薄的包皮。包皮移除後如遇有出血點,不使用電燒止血,而採用可吸收微細縫線綁紮止血,最後以可吸收微細縫線縫合傷口(圖1D)。

圖1. A. 在覆蓋龜頭的包皮上選擇適當位置切出一道淺淺薄薄的環狀傷口 B. 將包皮後退露出冠狀溝,選擇適當位置切出另一道淺淺薄薄的環狀傷口 C. 近冠狀溝端傷口以細蚊鉗夾住並剝離(peel)欲移除的包皮 D. 以可吸收微細縫線縫合傷口

精細的手術只移除薄薄的一層包皮,可保留最多的皮下組織,避免傷害其下的組織、血管及神經,出血量極稀少。由於陰莖的體積不大,血管和神經系統相當接近,手術時使用電燒止血可能傷害到緊鄰的陰莖背動脈、背神經叢或周圍組織,造成神經感覺異常、麻木感、剩餘包皮局部缺血壞死或勃起功能障礙(陽痿)。除此之外,許多醫學文獻報告都指出,使用電燒止血時,局部組織遭到破壞,止血燒焦的地方無血液循環,對細菌的抵抗力下降,將增加傷口發炎感染的機率;即使沒有發炎感染,也易影響傷口癒合。依據經驗,陰莖相關手術完全不需使用電燒止血;需止血時,以可吸收微細縫線精準綁紮止血點,這是最安全、後遺症最少的方法。不僅包皮手術,我們執行其餘相關陰莖手術,包括陰莖靜脈截除手術、陰莖彎曲矯正手術、人工陰莖植入手術等,都依此原則進行,將併發症發生的機率降至最低。內容細節請參考已刊登的醫學期刊論文 (參考文獻3)。

可能的併發症:

  • 傷口瘀血腫脹。
  • 傷口感染發炎。
  • 傷口癒合不良。
  • 陰莖麻木感。
  • 龜頭冰冷的感覺。
  • 勃起功能障礙。
  • 尿道皮膚瘻管。
  • 包皮割除太多,陰莖勃起或性行為時牽扯陰囊或下腹皮膚,會有包皮拉扯感。
  • 術後剛開始龜頭感覺較敏感,通常不久後即適應。

包皮環切手術注意事項:

  • 包皮龜頭炎的急性期需先服用藥物控制,等發炎消退才能手術。
  • 有非常少數的人對lidocaine局部麻醉液過敏。
  • 採用創新的局部麻醉方法,有效麻醉時間約4~6小時,術後開始服用消炎止痛藥,可相對降低術後的疼痛。但麻醉藥效過了之後,手術傷口仍會感覺疼痛,尤其術後第一天晚上睡眠中的夜間陰莖勃起會牽扯到傷口較難過,通常隔天之後就漸入佳境,慢慢不痛。手術後,一般病患仍可立即從事日常工作,不需住院。
  • 傷口癒合完全約需七天,七天內傷口最好保持清潔乾燥,小便時不要弄濕紗布,術後2~3天回門診換藥;如果紗布不小心弄濕,可提前回診換藥。傷口用可吸收線縫合,所以不需要拆線,一週後縫線會逐漸脫落。有時造成包皮水腫或瘀血,通常會逐漸消退。術後七天即可沖澡,術後一個月,才可以恢復正常的性生活。
  • 雷射手術是以雷射刀切割包皮,傷口仍需縫合。
  • 有時包皮與龜頭部份沾黏在一起。手術時會將其分開。術後數天部分龜頭及包皮上會覆蓋一層黃色分泌物,慢慢變成結痂。一週後等底下的新皮膚長出,結痂逐漸脫落,就會有正常的皮膚外觀。

參考文獻

  1. Hsu GL, Hsieh CH, Wen HS, Hsieh JT, Chiang HS. Outpatient surgery for penile venous patch with the patient under local anesthesia. Journal of Andrology. 24(1):35-9, 2003.
  2. Hsu GL, Hsieh CH, Wen HS, Chen SC, Chen YC, Liu LJ, Mok MS, Wu CH. Outpatient penile implantation with the patient under a novel method of crural block.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drology. 27:147-51, 2004.
  3. Hsu GL, Hsieh CH, Wen HS, Hsu WL, Chen YC, Chen RM, Chen SC, Hsieh JT. The effect of electrocoagulation on the sinusoids in the human penis. Journal of Andrology. 25(6):954-9, 2004.
聯絡謝政興泌尿科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