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人類陰莖結構

“我愛鳥。”

國學大師梁實秋先生在其所撰”鳥”一文中,第一段只有鏗鏘有力簡短的三個字,曾對鳥的靈巧、慧黠有生動傳神的描述,令人對造物者巧奪天工的設計,讚嘆不已。人體上的鳥東西與飛在枝頭的小鳥雖不能相提並論,但是在結構上更別出心裁,作另類的設計,不僅是身體排泄尿液的洩洪道,也是傳宗接代的必經途徑。因此,世上飲食男女都會對梁實秋先生的”我愛鳥”另有一番會心的體悟吧,”世界上的生物,沒有比鳥更俊俏的”。但是光只愛惜它是不夠的,還要了解它的解剖構造及生理機能,天有不測風雲,萬一小鳥生病才知如何從”根”救起。

人體上的鳥東西在解剖學上稱為陰莖,外觀並未覆被羽毛,而是由一層富彈性的包皮包住整個陰莖幹,包皮如果太長,甚至包住整個龜頭(俗稱包莖),將使其無出頭天,容易導致包皮炎。陰莖幹主要是由位於上方的兩支陰莖海綿體、位於下方的一支尿道海綿體(內含尿道)、位於前端的龜頭(可視為尿道海綿體的延伸)、血管和神經所組成;而陰莖海綿體、尿道海綿體及龜頭內的海綿竇主要是由平滑肌構成。

陰莖勃起時,血液經由陰莖動脈流入陰莖海綿體,造成陰莖海綿體充血,同時壓迫住陰莖靜脈,讓血液不至於流出陰莖海綿體,才能達到陰莖長度及周徑都增加的堅挺雄姿,居功闕偉的構造要算是圍繞兩支陰莖海綿體的白膜了。多虧有堅韌且富彈性的白膜,陰莖鼓脹勃起時,才能達到堅硬的程度,這好比充氣後的輪胎;陰莖勃起時,尿道海綿體及龜頭也都有類似充血的情形,但因外圍缺乏堅韌的白膜,所以只能造成鼓脹、但未達堅硬的程度,這又好比是充氣後的汽球,因此在陰莖勃起堅硬時,才不至於壓迫尿道海綿體內的尿道而無法射精。陰莖是能屈能伸的器官,關鍵就在於陰莖海綿體這巧奪天工的結構,對比於舊式輪胎必得有內胎及外胎的設計,白膜的構造十分相似,其三度空間結構有內環層與外縱層,內環層完全包住並調節血液量來決定膨脹度,外縱層則決定勃起的強度;而白膜的厚度在各個方位上並不均勻,尤其外縱層的厚度與強度在不同方位更有七倍之差,這是我們經由大體、顯微解剖、光學顯微鏡及掃描式、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反覆研究的成果,在1992年一舉推翻白膜只是單層結構與語焉不詳的舊有學說,榮獲第五屆世界陽萎研究醫學會首獎,為台灣贏得殊榮,成為泌尿學科教本的內容。

男性都很關心陰莖勃起的硬度與高潮時的射精,現在就來看看這整個機制是如何運作的? 陰莖海綿體的後端稱之為陰莖腳,左右側陰莖腳分別附著於肛門口上方兩側的坐恥骨支上(用手即可觸摸到),外圍包覆著恥骨海綿體肌(一種骨骼肌),白膜其實是恥骨海綿體肌的向前延伸物;尿道海綿體的後端,一般稱為尿道球部,外圍包覆著尿道海綿體肌(也是一種骨骼肌),向前延伸物造成位於5及7點鐘方位的白膜特別肥厚,稱為腹厚區,另外在1到11點鐘方位的白膜也特別肥厚,則稱為背厚區。恥骨海綿體肌收縮才能使陰莖勃起達到最堅硬的程度,尤如在鼓脹的長條形汽球尾部用手一捏緊,汽球的前端會再更鼓脹的情況類似;而尿道海綿體肌收縮則如同幫浦般,與達到高潮時陣發性的射精息息相關,因此恥骨海綿體肌與尿道海綿體肌在整個陰莖勃起及射精過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自1997年我們進行相關研究以來,在解剖顯微鏡的輔助下,經特殊染色法,終於真相大白--在陰莖海綿體方面,骨骼肌及其延伸物〝白膜〞團團圍住平滑肌為主的海綿體,以完全合乎勃起時所需輪胎般堅硬的條件,此時骨骼肌組織不但決定陰莖的外形而且對於勃起硬度的建立則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在尿道海綿體方面,骨骼肌僅部份包住平滑肌,俾使勃起堅硬的陰莖依然容許有射精的生理現象,不至於發生”子彈卡膛”的慘事。本研究刊登於2004年5月美國男性學醫學會雜誌(Journal of Andrology)。

人體上的鳥東西結構複雜至此,一旦這些精緻結構受到傷害,將影響勃起能力,沒有半點瞵視昂藏的神氣;就像管轄手指活動的肌肉位於近端的手臂上,肌肉受傷時,位於遠端的手指將無法伸屈活動。了解它的解剖構造及生理機能是我們非常關心的焦點,這樣才有助於各類陰莖手術的執行及效果,尤其是以再造雄風為目標的陰莖動脈及靜脈手術,因此有意進行這種超精密重建手術的操盤手,必須先具備這種〝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鳥解剖知識。我們盼望,為天下頹廢的鳥族伸冤,將在台灣發展成功、足可領航世界的重建雄風鳥技術,推廣到世界各個角落,願天下鳥族都能睥睨昂揚!

我愛鳥。

(本文登載於93年5月20日聯合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