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燒止血的傷害效應

作者: 許耕榕 謝政興

火鳥傳奇 --- 談電刀的誘惑 

往墾丁國家公園的屏鵝公路上,除了沿岸的旖旎風光,另外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路邊斷續出現的野味串燒 – 烤伯勞鳥。雖然伯勞鳥是保育類動物,但許多民眾為了養家糊口,也只好潦落去,在汗水(不用加鹽巴)、醬料、爐火的烘烤下,出現一隻隻晶瑩剔透、美味可口的烤小鳥(但偶爾失了一個神,就燒起來變成一隻火鳥);購買的民眾則虎視瞻瞻盯著小鳥看,挑剔這個部位烤的太焦、那個部位沒烤熟。在這攤販的小天地裏,顧客與老闆彷彿在共同創作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令人感覺興味的不是那人的專注,卻是那鳥的苦悶。身體各部位的外科手術都會遇到流血或需要處理血管的情況,使用電刀、以電燒來切割或燒灼組織,是普遍且理所當然的原則。電燒使血管的組織燒焦、萎縮、凝結,以達到止血的效果;但是大的血管使用電燒較難止血,則用絲線綁紮,所以電燒在手術中的應用相當廣泛。但是小鳥生病需接受外科手術時,不管是破壞性的手術(如包皮環切手術治療包皮過長引起的包皮炎)、或重建性的手術(如陰莖彎曲矯正、陰莖靜脈截除手術治療陰莖靜脈滲漏導致的陽萎),應用電刀燒灼處理血管時,容易使小鳥得「內傷」,運氣不好的也會得「外傷」。此話從何說起?

  erection_web.jpg

陰莖主要是由兩支陰莖海綿體、一支尿道海綿體(內含尿道)及位於前端的龜頭所構成。圍繞在兩支陰莖海綿體外面的是堅韌且富彈性的白膜;陰莖海綿體內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大空腔,而是類似會吸水的海綿、由眾多蜂窩狀的小空腔(海綿竇)所構成,海綿竇的腔壁中有許多平滑肌細胞,陰莖未勃起時,海綿竇是塌塌扁扁的。正常的小鳥抬頭時,陰莖動脈擴張,海綿竇腔壁中的平滑肌放鬆造成海綿竇腔室擴張,大量血液經由陰莖動脈流入陰莖海綿體內的海綿竇腔室中,造成整個陰莖海綿體內充血(就如同海綿吸飽水般膨脹);此時白膜下的小靜脈被擠壓在海綿竇壁和白膜之間而被壓扁關閉,穿過白膜的釋出靜脈則完全被阻斷,讓血液不會流出陰莖海綿體,因而保持陰莖勃起;好比充氣後的輪胎,小鳥才有高踞枝頭的神氣。當小鳥要休息時,陰莖動脈收縮,海綿竇腔壁中的平滑肌細胞也收縮,陰莖海綿體內的血流減少;海綿竇中的血液經由與海綿竇連通的小靜脈(釋出靜脈),流經較大的陰莖靜脈,再回到體內循環系統,勃起就消退了。

ec_web.jpg

陰莖海綿竇與陰莖靜脈的相關結構好比是一串葡萄中、葡萄(海綿竇)與葡萄枝(小靜脈)的關係。手術中電燒這類中等大小管腔的釋出靜脈,止血效果立竿見影,可惜電流將傳導到陰莖海綿體內鄰接的海綿竇,海綿竇腔壁中的平滑肌細胞將受傷或死亡,導致海綿體內局部的纖維化(結疤);這情形好似由葡萄串的梗部通高壓電,電流傳導到放射狀分布的各個葡萄,此時葡萄(海綿竇)已萎縮成葡萄乾,要勃起時,這部份的海綿竇腔室無法擴張,海綿體內充血不完全,理所當然,勃起功能頹廢得令人「恨鐵不成鋼」。因此,依使用電燒的強度及範圍,產生不同程度的內傷,勃起硬度可能由「微軟」變「疲軟」,甚至變成不折不扣的「倒爺」。同時,由於小鳥的體積不大,電燒也可能傷害到緊鄰的陰莖背動脈、神經或包皮組織,產生麻木感或包皮局部缺血壞死等外傷。另外,許多醫學文獻報告都指出,使用電燒時,局部組織遭到破壞,這塊燒焦的地方,對細菌的抵抗力下降,傷口較易發炎感染。小鳥面對內傷加外傷的困境,即使有傾國傾城的佳人,也只能獨悵然而涕下了。

人類陰莖生理上每分鐘2毫升的血流就夠用,但在性行為時可達30倍,亦即每分鐘60毫升的血流,所以不論任何手術,格外容易出血;陰莖靜脈數目多、既細小、又繁雜,在不使用電燒的前提下,如何止血呢?不妨先在實驗室老鼠身上熟練操作血管的顯微手術要領及技巧。

引起陽萎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陰莖靜脈滲漏,當血液經由陰莖動脈流入陰莖海綿體後,陰莖海綿體內充血,但無法壓迫住陰莖靜脈系統,血液很快流出陰莖海綿體,此時需手術將滲漏的陰莖靜脈截除或綁紮,手術過程中須仔細綁紮的靜脈端有76-125處之多。如果用電燒使陰莖靜脈組織燒焦、凝結,雖可讓海綿體內的血液不會由陰莖靜脈滲漏,大幅縮短手術時間;但陰莖海綿體也可能因電流傷害而導致海綿體纖維化,亦即電燒本身就是造就陽萎的因素,正所謂「收之桑隅(靜脈不滲漏),失之東隅(陰莖不勃起)」。

這種新見解在我們刊登於2003年11月美國男性學醫學雜誌(Journal of Andrology)的論文中,有特別的敘述。當然,小鳥手術有許多種,電燒並非不行,但應避免副作用,尤其陰莖海綿體對於電燒的敏感度高於全身其他器官,這個課題值得醫界共同深入探討。此時,腦際倏忽響起以前熟悉的一首歌「燃燒吧火鳥」,歌詞依稀是「如果你是一隻火鳥,我願是那一根火苗,把你燃燒,把你燃燒---」,心底不禁一陣哆嗦----!!

(本文登載於93年6月24日聯合報)

Comments are closed.